福德多科技

您目前所在页面: Home> 关于公司> 知识库>
公司介绍 公司新闻 行业资讯 价值观 知识库
知识库
复兴:天命所归是中国
发布日期:2020-04-17  /  浏览: 0

image.png

一、全球统治、全球治理、以及全球化的来龙去脉


什么是全球化呢,很简单,就是全世界的一体化。更通俗的讲,就是全球的被统一,进而实行全球统治的问题。很多人认为,全球化只是近现代的一个现象,是西方文明,把人类带入了全球化时代。这个认知是错误的。因为全球化是一个自古以来就存在的现象。


历史上的全球化,自古以来,都是由中国来管理世界。这个由中国来管理的全球化,就是天下秩序。我们常常讲天下这个词,意思就是我们历史上对全世界所实行的世界统治。


《诗经》里面讲: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;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。”这就是古人对古代全球化的写照。


很多人认为,古代交通不发达,怎么实现全球统治呢,感觉难以理解。这只是近现代人的虚假宣传,夸大了地球的辽阔,夸大了西方人近代的媒介技术的进步,同时也降低了古人的媒介手段,才给人造成的错觉。实际上地球没有想象的那么大,地球周长才4万公里。一个人一天走一百公里的话,一年就能横穿整个地球。如果一天走50公里,横穿整个地球,也不过是两年的时间。如果骑马坐船的话,连一年都不需要就能横穿地球。


认为在西方文明崛起之前,人类一直封闭在自己的国家,甚至连大迁徙都还没有完成,只是近几百年,人类才完成了地理大发现,人类才知道整个地球,人类才完成了大迁徙,人类才实现全球统治。这种观念和认知,都是错误的。事实上人类很早很早之前,就完成了大迁徙。不仅人类如此,连所有的动物,也都是很早很早以前就完成了大迁徙。


所以,古代的中国人,建立全球秩序,并实行全球统治,根本就不是什么复杂的事情。历史典籍中记载,帝尧帝舜,都亲征过西王母之国,帝禹也亲征过王母之国。到了周朝,穆天子西征,也打到了王母之国。王母之国在哪里呢,在今天的伊朗土耳其沙特希腊这些地方。我们的兵力投射到哪里,说明我们自古以来的直接统治疆域的西方边境,就在王母国那里。为什么西王母更远的地方(古代的欧洲),我们不去打呢,因为那里太荒芜了,根本没有人。即便有人,我们也认为那种不开化的人只是动物,不配被我们征服和统治。


相比之下,汉武帝的西征,只是打通了西域丝绸之路,这和穆天子他们的征伐到西王母国那么远,已经退步了。而汉武帝之后的帝王,比汉武帝更退步,连新疆那边都过不去了。也就是说,我们中国的疆域,从古代到现在,是一直在缩小的。中国越来越小了,中国直接的统治区也越来越小了。


这和我们现在的人的认知,刚好是相反的。我们很多人认为,最近几百年,中国的边疆越来越大了,这个和历史记载的事实不相符合。那些言必称西方地理大发现,认为人类只是近代几百年,才认识了解全世界的人,他们都是不读书的瞎子和傻子。


《山海经》里面讲了三皇五帝时期的那些上古历史,王母之国到底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我们古代的帝王一直要征伐它,关于人类起源于哪里,人类是怎么迁徙的,不同的民族是怎么产生的,并早早的就完成了人类在全世界的分布的,这个事情需要单独写,今天我们不做展开。


帝尧帝舜帝禹,和周穆王征伐西王母国,说明我们上古时期,就早已建立全球统治的铁一般的事实。因为建立全球秩序,实行全球统治的一个标志就是:礼乐征伐自天子出。


后来因为文化崩坏,天子无道,中国越来越弱,世界越来越乱。全球化才进入了分裂状态。在周穆王,和周穆王以前的中国,整个地球上,凡是太阳底下的地方,都只能认中国的一个天子,全世界只有唯一的一个最高主宰。而随着中国力量的变弱,像匈奴突厥柔然契丹女真蒙古,这种东西出来了,居然敢自称为主,认为他们的首领叫单于,是和中国的天子平级的,还和我们打仗,打败了我们,他们居然还敢称帝,这个事情就非常的大逆不道。这些事情表明,古代的全球化,已经事实的走向了分裂。它本质上是逆向的全球化,是全球化的分裂。


到了蒙元时期,中国亡国,神州陆沉,华夷变态,华夷易位,意味着自古以来的那个全球化的彻底颠倒,是对天下秩序的灭亡,是亡天下。再后来,明朝复兴了一次,恢复了中华,重建了中国所主导的全球化,并实行了全球统治。这是对全球化的伟大光复。


接着,明朝的全球化,再次被颠覆,夷狄再次窃取神器,全球化走向了逆向全球化。再接着,西方文明崛起,这次是最深重的亡天下,虽然西方从形式上完成了全球秩序的建立,实现了全球统治。但是从文化维度看,是全球化走向了它的极端反面。西方所主导的全球化,是一种文明上的反全球化。


现在,西方文明就要结束了,它们所主导的全球统治,全球化秩序,也要结束了。我们所讲的民族复兴,和明朝的复兴,是一样的事情。所以,西方人非常的忌惮这个历史大事件的到来,不管我们怎么解释,他们都认为,我们一定会重新恢复明朝时期的全球化。这是全球化必然会走向分裂的深层文化势能和动能。


这就是从古到今的全球化的来龙去脉。先有全球统治,然后建立全球秩序,最后才会表现为一个全球化体系。


二、全球化的稳定期,世界的和平期


统治地球,和统治一个国家是类似的事。国家有治乱,全球统治也有治乱。这个规律性很强。中国治,则全球治。中国乱,则全球乱。所谓的稳定期,也可以理解为是天下太平的和平状态。


中国强大的时期,比如三皇五帝时期,夏商周时期,汉唐时期,明朝时期,世界都能保持基本的和平。因为全球统治不会乱。首先,中国国内不会乱。中国强大了,整个世界才不会乱。


天子有道,守在四夷。这句话就是说,天子有道,中国就会强大。中国强大了,四夷(中国之外的世界其他国家),就会臣服中国。中国领导世界,那么就能保证整个世界的和平。我们还会按照距离中国的远近,以及它们与中国关系的亲疏,制定五服体系。这样整个全球体系,就建立起来了。


什么叫五服呢?古籍上是这么说的:封内甸服,封外侯服,侯卫宾服,蛮夷要服,戎狄荒服。从整个世界来讲,中国对应的是全球统治的中央,外国对应的则是相当于塞外郡县。中国和外国,并不是对等的国与国之间的关系,而是全球统治体系下,中央和地方的关系。


外国为什么要朝贡中国呢?因为它们是地方,中国是中央,地方辖区,向中央纳税,是光荣的义务,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朝贡体系,其实就是扩大版的地球版的税赋体系。表面上看是贸易,其实是我们向全球征收贡税。全世界的国家都带着实物,来缴纳贡税,我们作为中央帝国,给它们开个票据,证明中央收过地方缴纳的实物贡赋,这个票据就是全球通行的货币。国家通过对国内外实物贡赋的收购,完成了货币的发行,货币就是这么起源的。现代人认为,货币起源于交换,这个解释是错误的。货币起源于全球统治的对内税赋和对外朝贡体系。


由此可见,我们自古以来,对怎么管理地球,实行全球统治,是非常专业和成熟的事情。这个事情,我们都干了几千年上万年了。


在三皇五帝时期,全球秩序是非常稳定的,很少听说什么天下大乱。一直到了神农时期,史书上才出现全球性的大动乱。在这个乱世,黄帝横空出世,荡平了国内的动乱,和国外的动乱。黄帝平定天下之后,天下又恢复了稳定和太平。黄帝接着分封百家姓,把天下分为了一百个国家,一个国家一个姓。因为古代的国,姓就是国号。这是百家姓的由来。这一百个国,类似于现在的一百个省级区划,它们都是中国的一部分。


中国之人百家姓,变成了诸夏,变成了华夏族。华夏族,在汉朝时期又改称汉族。因为我们自古以来,就有族名要和国号一致的传统,所以华夏族又被称之为是汉族。大家发现了没,现在我们所讲的汉族,和古人所讲的中国人是同义词。


在三皇五帝时期,中国没有出现过王朝更替,夏商周之前的历史,它们统称华夏朝。


黄帝之后,到了颛顼时期,国家出现了一些动乱,但是规模不大。规模比较大的动乱,出现在帝舜和帝禹之间的交接时期。大禹做了一个很伟大的事情,把国内外都征讨了一遍,国内定九州,国外定四夷,重定贡赋体系,让全世界各国都好好向我们交税。这些功绩,记载在了《尚书·禹贡》篇里面。把整个世界都重新犁了一遍,让世界重新获得稳定和和平的秩序。所以,帝禹是一个很伟大的天子,他的功绩,差不多是黄帝级别的。


帝禹之后,世界又太平了几百年。然后又动乱了,这时候出现了汤王,汤王革了夏朝的命,世界又重新恢复了稳定与和平。几百年之后,商朝也乱了,周文王周武王,他们又革了商的命。世界又稳定与太平了几百年。


周朝的全球统治,过了一段时间,又出现了一些动乱。这时候,出现了一个雄主,周穆王。他和帝禹一样,把四夷犁了一遍,御驾亲征几千里,一直打到西王母国,重新恢复了朝贡体系,恢复了稳定的全球统治。


周穆王西征,是中国全球统治强力版的最后绝唱。在穆天子之后,中国对世界的全球统治,就渐渐的没有那么强有力了。无论是秦始皇,还是汉武帝,还是唐太宗,他们都没有像帝禹和周穆王那样,把整个世界犁一遍。


而且,还出现了耻辱的和亲政策。更令人耻辱的,是宋朝和辽金西夏,互称兄弟国,甚至还向辽金称臣纳贡,太可耻了。中央怎么能和地方称兄道弟呢?中央怎么还能反倒向地方纳贡交税呢?


宋朝是我们全球统治的一个大倒退。非常非常巨大的倒退。大家想啊,中央都和地方互称兄弟国了,还向地方纳贡,成何体统啊,如果中央不亡,天理何在啊?所以,很快中央就亡了,地方取代了中央,搞他们的全球统治。地方僭越中央,取代中央搞全球统治,蒙元是一个开端。


后来的满清和西方人,他们所建立起来的全球统治,也都是蒙元模式。一个由蛮族建立的假的伪中央,窃取天下神器,装模做样的统治全世界。


自从宋朝灭亡,神州陆沉亡天下之后。这个世界的全球统治就彻底乱了。世界越来越不稳定,越来越不和平。我们讲了主要的全球秩序的和平历史,接下来我们再讲讲全球统治的主要动乱历史时期。


三、全球化的分裂期,世界的动乱期


世界的分裂和动乱,和世界的稳定与和平,原理也类似。只要中国弱了,或者中国乱了,世界就会乱,世界就会四分五裂。


中国的全球统治,讲的是礼乐征伐自天子出。如果这个统治权力崩溃了,首先会表现为文化上的统治力不行了,礼崩乐坏了,说的话别人不听了。其次,表现为军事斗争上不行了,诸侯不听话,四夷不听话,大家不听话,中央要用王师武力征伐他们,却打不过他们。这样全球统治就要结束了,地球就会进入一个新的朝代。


现在美国的全球统治,也处于这个状态。文化上礼崩乐坏了,它讲的话大家都不听了。武力上的讨伐,也打不过其他国家了。礼乐崩了,军事崩了。这个全球统治,很快就会土崩瓦解。


全球统治的革命,首先是中国朝代更替,等中国的朝代更替完成了,接着是建立新的全球统治,和新的世界秩序。也就是说,全球统治,全球化,是中国管理地球的一个配套,而不是中国是全球化的一个配套。这个事情,一定要搞清楚。


中国所建立的全球统治,第一次大规模的动乱,是黄帝平定蚩尤。黄帝和炎帝之间,先打了一场阪泉之战,他们俩是兄弟,内部完成了王权的交接。交接好了王权,他们联合起来,和挑战中国统治的蚩尤集团,打了一场逐鹿之战。逐鹿之战打完之后,天下结束了分裂和动乱,恢复了太平。


接下来比较大的动乱期,是商朝末期的南征北战。帝辛(纣王)是一个很能打的人,但是他没有后来的穆天子那么强悍,把整个地球犁一遍。打到最后,帝辛败给了周。牧野之战,给这场大动乱,划上了一个句号。


接下来的大动乱,是历史上比较著名的春秋战国时期,这是一个人头翻滚的大乱世。不仅内部乱了,而且外部也乱了。夷狄纷纷渗透到中国,并在中国建立国家,比如中山国。里里外外都乱透了。


这个乱世,乱了几百年,到了秦始皇,才算重新统一了中国。大家注意了,秦始皇并不是第一次统一了中国,而是结束了混乱和分裂,重新统一了中国。那些认为秦始皇是历史上第一次统一中国的观点是错误的,而且错误得非常离谱和低级。中国自古以来就是统一的,中国所领导的世界统治,自古以来就是统一的。


如果不是寿命太短了,假如秦始皇能活一百岁,始皇帝会成为一个帝禹一样的人,他会把整个世界都犁一遍,建立中国对世界的强力全球统治。可惜啊,他的寿命太短了。这一把没有撑起来,也导致后来的历史,每况愈下的不断的在走下坡路。从这点来看,汉朝代替秦朝,有点倒退。连打个匈奴都颤巍巍的吃力,还怎么把整个地球犁一遍呢。


到了汉朝末年,作为世界中央的中国,内部又乱了。中国乱了,作为四夷的地方肯定也会跟着乱。内外一起乱,搞出来了可怕的五胡乱华。地方不仅不好好的干活交税,还打到了中央里面去,搞的我们的关中王庭里面,到处都是蛮夷野蛮人。这成何体统。蛮夷不仅占领了关中王庭,还搞的遍地都是。我们中国还从来没有这么乱过,全球统治,世界秩序,也从来没有这么乱过。


唐朝好不容易结束了全球大乱,稳定了几百年,后来到了五代十国,又搞得天下大乱。里里外外都乱透了。再后来,和平的时期越来越短暂,动乱越来越多越来越长,越来越常态化。一直搞到由西方人(蛮夷的一支)来主导全球统治,地球就再也没太平过了。为什么西方人管不好地球呢?因为他们一方面缺乏历史经验,另一方面,他们根本不懂得治理世界的一套文化和体系。一个地方出来的团队,假装自己是中央,来管理整个地球,这本来就是沐猴而冠的事情。历史一再雄辩地证明:只有中国人,才能管理好地球。


西方人窃据神器之后,捡了一个全球统治的江山,但是搞不好这个事情。他们被全球大动乱搞疯了,一直打仗,三十年战争,百年战争,和中国打鸦片战争,日俄战争,第一次世界大战,第二次世界大战,接着又是美苏冷战,朝鲜战争,越南战争,两伊战争。没完没了的一直是战争。


后来他们精神崩溃了,就跑到了主席的书房里面,乞求全球统治的专家,来帮他们管理地球。大家发现没有,从那之后,世界才算是太平了几十年。为什么世界会太平呢?因为真正的全球统治专家,来帮助美国人管理地球了。所以真正的和平贡献者是中国,而不是美国。他们只会打仗,只会破坏和平。


为什么要打仗?因为管理崩溃了。为什么会天下太平,因为管理上了正轨。全球统治,全球治理,是一个技术活,它非常的专业。只有中国人,才能做好这件事。


我们看到的这个全球化,西方人主导的,刚刚总体和平了几十年的全球化,它是一个中国人穿着西方衣服在操作的全球化。好像一个机甲,外表看上去是西方人的衣服,但是里面坐着一个中国人在操作机甲。大家一定要牢记,冷战结束后的世界和平,功在中国,不在美国。更要明确一个事情,是美国离不开中国,而不是中国离不开美国。离开我们,他们只有灭亡。


现在这个全球化要结束了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因为礼崩乐坏了,因为美国的军事实力破产了。礼乐征伐都失去了,自然的就要交出世界统治权。美国的世界统治权力衰落了,世界权力结束,进而世界统治结束了;世界统治结束,进而世界秩序也就被破坏了。旧世界秩序结束了,进而旧的全球化也结束了。


目前的全球化,存在三大分裂。


第一重的分裂,是当前全球化的核心分裂。一座摩天大楼,它的稳固,屈居于它内部的核心筒。同理,全球化的结构,中美关系就是这个核心筒。现在全球化出现的核心分裂,就好比是一幢摩天大楼,它的核心筒崩溃了。这个核心分裂,表现中美关系走向了破裂,并且再平衡的努力,与再平衡的可能性,都出现了问题。中国的强大,和美国的衰落,是同时发生的。权力的失衡,导致当前全球化的核心出现了分裂。


第二重分裂,是全球化的深度分裂。以生物恐怖主义作为主要形式的第三次世界大战,所带来的超级破坏,让全球化走向了深度分裂。这个深度分裂的发生,让当前的全球化,再无修复和回滚的可能。就如同那句话说的那样,枪响之后,没有赢家,必须得有一个人倒下。


因为疫情而导致的全球性的封国,也加深了这种深度分裂。原本一个普遍连接的世界,被条块分割成了一个个的孤岛。


第三重分裂,是全球化的全面破碎。一栋楼的支撑结构全崩溃了,那么这座楼接下来就会走向全面破碎。轰然倒地,碎在地上变成一堆的建筑垃圾。


全球化的全面破碎,会让很多国家,作为被从全球化体系上砍掉的的一个器官,它们就像被切碎的蚯蚓一样,被迫独立存活,被迫钻进这个垃圾堆里面去生存。蚯蚓被截成几段,每一段都自成一体。分裂混乱期,也会这样。很多国家会倾向于自己搞一套,麻雀虽小五脏俱全。强烈的危机感,和强烈的不安全感,让他们只能这样自保苟活。因为地球朝亡国了。天下无主,礼乐征伐都没定,什么事都靠不住。出了事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。


现在很多人忧虑和担心,大家都不来买我们的东西了,他们的企业都迁回本土了,我们中国怎么办,认为这是个大灾难。这是非常不专业的看法。因为全球化的全面碎裂,会让世界其他各国,生存变得更加艰难。而中国相比它们而言来说,中国自己就是一幢摩天大楼。我们是自成体系的,我们的经济内循环会让我们的经济,只会发展的更好。因为我们以前的重商主义外向型经济,是不健康的经济,是病态的经济。牺牲我们的环境,牺牲我们的人力,牺牲我们的各方面的主权,只是为了供养外国人,只是为了换一些外汇储备,这是非常非常低级和病态的经济导向。我们自成体系,恰好可以纠正我们之前的几十年的错误,恢复我们的身体,壮大我们的力气。这是机遇,不是危机。


这就是当前的局势,旧的全球化要终结了,而且要崩塌,要碎成一地。很多国家,被逼入蚯蚓生存模式。在新的全球秩序建立起来之前,它们要像被砍断的蚯蚓那样的生活很久。


怎么结束天下大乱的局面呢?按照我们前面所讲的原理,只要中国先强大起来,把中国的事情管理好,然后我们就能管理好世界。我们要变成一个超级强大的国家,现在还差最后的一步,清理作为旧世界残余傀儡集团,它们是我们走向世界之巅的最后的拦路虎。


我们当前的历史任务有三个。第一步是解决内部的问题,变成超级强国。第二步是解决外部的问题,把美国打倒。第三步,是为世界建立新秩序。这三个问题,顺序不能颠倒,要一个个的来。


一阴一阳谓之道,一治一乱谓之史。孔子著春秋,乱臣贼子惧。等我们强大到可以给世界立规矩了,礼乐征伐自中国出,世界就能重新有新的规矩,有新的秩序,有了新的秩序,大家才能重新连接在一起,建立新的全球化。


正在发生的,和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,就是一场对全球化的革命。


四、全球化的革命,天命所归是中国


什么叫革命?现代人的理解,就是一个人把另一个人打倒了,一个组织,使用暴力,把另一个组织打倒了,这就是革命。这是对革命一词的误解误用。革命的本意是,天命的变革和转移。是指天命从一个人的身上,转移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上,从一个姓上面,转移到了另一个姓上面。


革命,是世界权力(天下神器)合法性的转移,这个问题的最高解释,也是最终解释。我们打个比方,来说明一下革命这个比较复杂的问题。天地创造了万物,天是万物的最高主宰者。但是在人间呢,它需要一个代理人,来辅佐它行使对万物的统治。天子,就是这个天道的代理人。就好比天这个董事长,雇佣了天子这个总经理,让他来经营天下一样。


如果天子这个总经理干的好,天就让他一直干下去,让他的子孙也都一直干下去。古代绩效比较好的天子(总经理),才有资格去封禅,告诉天这个董事长他的工作干的很好,请董事长放心,请董事长让他千秋万代的一直干下去,一个朝代一个姓,就是这个原因。如果干的不好,就会在太庙中,给他一个非常恶劣的谥号,汇报给天说,这个人做的太烂了。如果烂的没法继续了,董事长就开除这个不称职的天子(总经理),重新换一个人来做总经理。天子从一个姓,变成另一个姓,天下异姓而王,改朝换代了,这就是革命了,因为天命变了。


那谁来有资格评价总经理的工作呢?天下所有的人,来评价天子的工作。如果人人都过上了好日子,说明这个总经理经营的不错。如果大家都快要活不下去了,说明这个总经理经营的太糟糕。这就得换人来做总经理。


当年汤武革命,他们的统治合法性,就在这里。夏桀和纣王,这俩个总经理干的不行,商汤和周武王,说他们无道,搞的天怒人怨,民不聊生,他们的合法性失去了,天下就得重新换一个有道的天子来给天当总经理。这就是古代所讲的以德配天。全球统治的合法性就在一个德。德是什么,简单的说,能让天下人过上好日子的就是有德。反之就是无德。


基辛格前几天讲世界权力合法性的问题,让人觉得他非常的没文化,根本不懂得以德配天的道理,他有这样幼稚的见识,也让人替他感到羞耻。他认为,西方的世界统治权,是天经地义合法的,完全不需要解释,不允许被评价,不允许被推翻,他们就是要一直千秋万代下去。这说明,他们根本不懂天道,也不懂人心。跟一个三岁小孩子一样的幼稚。他们靠虚妄的信念来建立世界观,而不是靠天地万物来建立世界观。而且西方人窃取世界统治权,只是历史的一个偶然现象。


基辛格他们,也不理解天命。他们所谓的“天命”,就是一厢情愿的相信他们是被一个虚构出来的狗蛋(GOD)选中的。这个事情太虚妄了,因为天地万物的主宰,不是他们虚构出来的那个狗蛋(GOD),而是中国文化中所讲的上帝。西方人根本不懂什么是天道和上帝。连天都不懂,连天都没有,怎么敢妄谈什么天命呢?我们中国才是真正的天命所归。西方的历史,西方的文化,全是伪造出来的,全是对中国文化的模拟。


天是所有权力的根源。从以德配天的全球统治的世界权力合法性来讲,美国人干的不好,本来就应该被轰下去,就应该被革命。更何况,他们是地方僭越中央,所窃取的世界统治权,本来就不合法呢。天下神器,重新回到中国人手里,这才是历史的必然,这才是符合天道和人心的革命。这个由地方僭越中央,被颠倒的全球秩序,早该被重新恢复成正常了。


不仅西方人没有文化,我们中国人也有一些没文化的人,他们也相信,西方人有天命,我们中国人只能活在这个西方人做主的世界秩序中,只能给西方人朝贡称臣,并把给西方人做服务做的好不好,来给自己的国家做自我评价。西方人没有资格评价中国,只有天才有资格评价中国,天命在华不在夷。


由此可见,文化自信,是一个极其重要的事情。他是我们世界革命的最根本的原动力。我们理解了我们的文化,我们理解了以德配天的真理,我们理解了革命的真义,我们才知道,我们中国人未来应该何去何从,才知道,我们未来将带领这个世界,何去何从。才知道,我们身上的使命。只有我们把世界革命的事情搞好了,我们每一个人,才能做到仰不愧天,俯不愧人,内不愧心。不愧于这个伟大的百年变局。


这个世界,正在发生天翻地覆的大变化,但是很多人都还没有醒过来。快醒一醒,这是一个需要英雄的伟大时代,请不要再昏睡了。一个礼乐征伐自中国出的新世界,正在喷薄而出。


想必大家会好奇,两番的神州陆沉,蒙古人和建奴,它们作为中国文化的小学生,和我们学习怎么搞全球统治,这个事情我们能想明白。为什么西方人,跟突然从地下冒出来的一样,就莫名其妙的崛起了呢?它们是从何而来,它们的这些文化都是和谁学的,从西王母国,到当代的西方文明,这中间到底都发生了什么?等仗打完了,再好好的给大家讲讲《山海经》,讲讲从西王母国到现代西方文明的整个历史。


摘抄  (原创 至道学宫)